奇怪的光盘   人妻小说   


  昨天晚上,鲍瑞整整工作了一个通宵,他提前一天完成了审计报告,当他完成报告的那一刻,他就觉得自己的生活将从此发生改变,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等待他的竟然是一场恶梦的开始。

  鲍瑞心里盘算着,下午2点搭乘飞机,晚上9点就可以到上海的家了,此时此刻,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美美的吃一顿中午饭,然后直奔机场,搭乘飞机回家。

  按照以往的惯例,鲍瑞回家前总是先给妻子梅芳打电话,通知她自己回家的时间,可是这一次他没有这样做,他想给妻子一个出人意料的惊喜。再说了,这一次毕竟是他最后一次出差,从此以后,他们夫妻俩将要开始新的生活,回家以后,他想好好地庆祝一下。「再没有比出人意料的回家,更让妻子兴奋的事情了,那该是一种多么浪漫的感觉啊!」鲍瑞一边心里想,一边搭上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而去。

  鲍瑞跳下出租车,兴致勃勃地走进机场候机大厅。此时,候机大厅里的一些人准备登机,鲍瑞耐心的排队剪票,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怪怪的感觉,「我太讨厌飞机场了!」他喃喃自语道。的确,这是他的真实感受,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就像一只疲惫的动物一样,不停的奔波于各个机场之间,他一看到飞机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

  可是今天,对于鲍瑞来说大不一样,他就要告别令人讨厌的飞机了,即将见到他朝思暮想的,已经阔别三个月的爱妻——梅芳了,一想到这些,鲍瑞心情舒畅了许多,他耐心的夹在登机人群中,按部就班地登上飞机,一坐到自己的位置里,他就全身放松的闭上眼睛想心事,「两个半小时后,我就要回到上海了!这么多年来,我为公司拼命的工作,终于熬出头了!我要好好的重新安排一下我跟妻子的新生活。」

  真走运,飞机到达上海上空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在空中不停的兜圈子,而是比预定时间提前10分钟降落了。说也奇怪,每次飞机降落的时候,鲍瑞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那种感觉就像困兽被放出牢笼时的自由的感受,谢天谢地,飞机终于平安着陆了。

  鲍瑞没顾得上休息,就直奔行李认领处去。他提着行李挤出拥挤的人群,兴冲冲的走出候机大厅。在门口的花店,他买了一束送给妻子的玫瑰花,这一定会增加他们之间突然相逢的浪漫情调。鲍瑞钻进一辆出租车,汽车快速的向自己家驶去,司机是一位很爱聊天的小伙子,他不停地向鲍瑞讲述着前一天晚上的足球比赛,而鲍瑞心不在焉的听着,他的思绪早已经飞回到妻子身边了。

  出租车大约行驶了1个多小时,鲍瑞终于到家了,兴奋的他多给了出租车司机一些小费,然后,他径直走进自家的小区。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鲍瑞站在楼下向自己家的窗户望去,他看到客厅的窗户隐隐约约的亮着灯光,他猜想妻子肯定在家,也许正在悠闲的看电视或者是看小说。鲍瑞一只手提着行李,另一只手捧着玫瑰花,蹑手蹑脚地走上楼梯。他来到自家的门口,按了按门铃,可是过了半天,屋子里没有动静,他觉得有点奇怪,于是,他放下行李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轻轻的打开房门。

  鲍瑞打开房门走进屋子后,没有看到自己的妻子,「梅芳,我回来了!」鲍瑞喊了一声,没有人回答,静悄悄的屋子里只有鲍瑞的声音在回荡。鲍瑞看到电视和音响都关着,整个房间里只有茶几上一盏昏暗的灯光在亮着。

  鲍瑞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妻子可能是出门,参加朋友聚会或者是去看电影了,以前他出差回家也碰到过这种情况。他在想,妻子毕竟不知道自己会提前回来,她可能是不愿意一个人整夜守着空空荡荡的屋子。想到这里,鲍瑞点亮了屋子里的几盏灯,他放下行李,把新买的玫瑰花插到花瓶里,然后脱掉衣服,走进厨房寻找一些吃的。

  吃过饭后,鲍瑞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沙发里舒了口气,「终于回家了!」他喃喃自语道,他感到无比的放松,同时又觉得有一点点失望和扫兴,毕竟他没有见到自己的妻子,也没能给妻子一个惊喜。这时候,鲍瑞瞥了一眼茶几,他发现桌子上有一张梅芳留下来的字条,他拾起来认真的读起来:

  亲爱的老公:

  非常对不起你!当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离家出走了。在你出差期间,发生了一些我很难向你解释清楚的事情,这件事情太复杂了,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所以,我留下了一盘DVD光盘,我希望你能看一看。

  不过,我想恳求你在看过DVD光盘后,千万不要生气。在这张光盘里,我将向你解释一切,如果你想要寻找我的话,请你拨打电话55553252。

  老公,请你相信我,我非常爱你!

  你的爱妻梅芳。

  鲍瑞盯着字条,呆呆的坐在沙发里,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会事?梅芳在开什么玩笑?她为什么要留这张字条,她明明不知道自己今天要回来,可是为什么还要留下这张奇怪的字条呢?

  鲍瑞的职业本能告诉他,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前,不要妄下结论,最好是先收集足够的证据,然后再采取行动。鲍瑞认为事情往往并不象当初想象的那样简单,鲁莽行事只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鲍瑞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啤酒,他喝了一口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于是再次拿桌子上的字条认真琢磨起来,鲍瑞在想,从字迹上判断这张字条的确是自己妻子写的,但是从风格上来看又不像她的语气。鲍瑞很了解梅芳,她从来不开这种玩笑,原因很简单,鲍瑞一直认为自己比妻子聪明得多,所以梅芳从来不敢欺骗他,「我得把事情的头绪缕缕!」他心里在想。

  鲍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再次拿起字条仔细地读了起来,认真琢磨其中的语气,体会当时梅芳的感受,鲍瑞又认真回忆了过去三个月来发生过的事情。他想起来在他出差之前,妻子曾经抱怨过他的这次旅行,而且为此还跟他大吵了一架,梅芳不明白为什么丈夫的这次出差要持续三个之久,鲍瑞也是有苦难言,他无法告诉自己的妻子,自己真正的使命是调查分公司的虚假帐目。

  其实,鲍瑞在长达三个月的出差期间,他都一直在想他们之间的争吵,也许他真的刺伤了妻子的感情。在鲍瑞出差期间,梅芳没有给丈夫打过一次电话,这一点让鲍瑞的心里很不痛快,不管他怎么向妻子解释,告诉她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出差了,可是梅芳依然不依不饶,跟他大吵大闹,鲍瑞不明白,难倒梅芳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吗?难倒他们的婚姻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吗?梅芳是否想过要跟他离婚。鲍瑞满脑子都是问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鲍瑞自言自语道,他本想好好地庆祝一下,可是眼前发生的事情,把他美好的愿望顷刻间击得粉碎。鲍瑞坐在沙发上冥思苦想,凭借他多年的工作经验,他怀疑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甚至是阴谋,他不明白既然自己的妻子出走了,为什么还要留下电话号码,很显然,这不是妻子的手机的号码,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电话号码,梅芳到底想通过电话跟自己说什么,她为什么不当面跟自己解释?

  鲍瑞转念一想,也许真的是自己的妻子在跟自己开玩笑,甚至是搞恶作剧。

  「还是先看看DVD光盘吧,没准梅芳会给他一个出人意料的惊喜。」鲍瑞想到这里,他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笑,「我为什么总是把事情往坏处想呢?这也许就是我的职业本能在做怪。」鲍瑞自言自语道。

  想到这里,鲍瑞从沙发上跳起来,把DVD光盘塞进了影碟机里,他手拿遥控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此时电视画面开始闪烁,鲍瑞兴奋的按了一下播放键,电视画面上出现了梅芳的脸,她的脸占满了整个屏幕,她一言不发,表情木然,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冷若冰霜,她两眼紧紧的盯着摄像头,一眨也不眨。鲍瑞从来也没有见过自己妻子的这副表情,从妻子冷若冰霜的脸上,他看到了一丝悲哀,甚至是痛苦。

  大约沉默了三分钟,梅芳开始慢慢的说话,「老公,请你原谅,当你看到这张光盘的时候,千万不要生气。其实,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陷入如此的窘境。在你出差期间,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这种痛苦不断的折磨着我,后来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梅芳闭上眼睛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很显然,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梅芳继续说:「老公,我知道你非常爱我,正如我非常爱你一样,但是我总觉得,你的爱一直不够充分,缺少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这让我觉得心里很空虚,即使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这种空虚感也挥之不去。」此时,梅芳舒缓的语调渐渐的急促起来,「老公,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们的婚姻并不幸福,也许是我一直无法怀孕生孩子,也许是我们之间存在着某种说不清的隔阂,结婚五年来,这种沮丧的心情一直折磨着我,直到有一天,我忽然找到了答案!」

  这时候,摄像机镜头开始从梅芳的脸部慢慢的向后拉,鲍瑞注意到梅芳的两只手抱在脑后,屋子里的灯光昏暗,几乎无法看清梅芳的表情。梅芳继续说:

  「老公,我不想欺骗你。在你出差期间,我认识了一位情人,一个我一生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特别的男人,他让我快乐得像一个真正的女人,一个荡妇。」接下来,画面里是死一般的沉默。鲍瑞听到「荡妇」这个词的时候,他的脑袋就想被双筒猎枪子弹击中了似的,头「嗡」的一下炸开了。

  不知沉默的了多长时间,画面里的灯光忽然亮了起来,摄像机镜头再一次缓缓的向后拉,鲍瑞睁大眼睛惊讶的注视着电视画面,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这一切。梅芳象雕塑一样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头前,她的两只手抱在脑后,两腿分开,鲍瑞注意到自己妻子的酮体上似乎缺少了一点东西,原来是妻子大腿根部的毛被刮掉了,梅芳就这样全身赤裸的站在屋子里。

  梅芳继续说:「老公,对不起你,我已经决定好了,一直跟我的情人在一起,他是我的主人,只有得到他的允许,我才能够回到你的身边。」鲍瑞呆呆的望着画面,浑身被汗水湿透了,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妻子的话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让他无法清醒的思考问题。

  这时候,摄像机镜头转了一个角度。鲍瑞看到离自己的妻子几步远的沙发上,坐着一位陌生男人,他也全身赤裸,正盯着一丝不挂的妻子,在他的手里握着遥控器,鲍瑞猜想,也许正是那个男人遥控着摄像机,他的脸上挂着奇怪淫笑,正注视着梅芳的陈述。

  梅芳继续说:「老公,我知道这一切肯定会伤害你,但是我的生活已经彻底改变了,跟我的情人在一起,我发现了自己所渴望的特别的东西——性快乐,我需要这种东西来填补我空虚的心灵。尽管我非常的爱你,也想继续维持我们的婚姻,但是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改变了,我渴望一个能够让我获得性快乐的情人,也渴望得到你的宽恕……」鲍瑞盯着滔滔不绝讲话的妻子,脑子里闪过一个令人憎恶的字眼「通奸」。与此同时,那个陌生的男人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里听梅芳叙述,这一切好像是梅芳成了这场龌龊闹剧的主角。

  「老公,在你打算跟我离婚之前,请你务必给我来个电话,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没准你听完我的解释后会回心转意,我们可以达成一个协议,继续以夫妻的名义生活在一起。」梅芳停顿了片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说,「老公,如果你能够听完我的解释,你就会明白,我是一个非常珍惜我们婚姻的妻子,但是你必须得接受一个现实,就是有另外一个男人占有我的肉体,尽管在过去的五年里,她完全属于你。在我的生活里,需要一个能够让我获得性快乐的情人,而这一点你做不到。」

  鲍瑞听完妻子的话,他的呼吸几乎要停止了,他甚至没有力气挪动身体。梅芳停顿了片刻,她开始哭泣,眼泪慢慢的从眼眶里流出,她稳定了一下情绪继续说,「老公,我求求你,一定要给我来电话,我最爱的丈夫。」接下来,整个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无论是梅芳还是那个陌生的男人,都一动不动的呆在原处。

  忽然,那个男人打破了宁静,他喊道:「够了!我的大美人,爬过来跟我做爱!」

  他的话就像一记耳光一样,狠狠的打在鲍瑞的脸上,鲍瑞气得从沙发上跳起来,他无奈地看着妻子脸上沮丧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羞涩的微笑。

  梅芳全身赤裸的摆出一个舞蹈姿势,然后俯下身子一步一步的爬向她的情人。

  那个陌生的男人一把抱起梅芳,把她按倒在沙发上疯狂的强暴了她。鲍瑞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爱妻,竟然如此放荡的跟一个,她称作主人的陌生男人,在摄像机镜头前疯狂的做爱,他甚至能够听见妻子的嘴里,不断的发出快乐的呻吟声,就好像梅芳进入了一种幻觉之中。梅芳挪动了一下头,含情脉脉的凝视着她的情人,脸上不时地掠过一丝满意的微笑。画面之淫秽,是鲍瑞在任何三级片里也未成看到过的。

  鲍瑞痛苦的闭上眼睛,他不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情景是真实的,「这不是梅芳干的事!」痛苦的泪水从他的眼眶里流出来。然而,鲍瑞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这就是他的爱妻干的事情。尽管在过去的五年婚姻里,他与妻子也有过疯狂的做爱,可是没有一次能够跟画面里的那个陌生男人相提并论。

  完事后,那个男人一把揪住梅芳的头发,把她的脸对准摄像机镜头,尽情的展示他的胜利成果。鲍瑞盯着电视画面上妻子的脸,他的心都要碎了。忽然,那个男人对着摄像机镜头哈哈的狞笑起来,然后说:「小子,如果你还想要回你的老婆,那么你就给我来电话,否则,我将把你老婆当做性奴隶,尽情的发泄,记住我的电话号码:55553252!」随后,画面消失了。鲍瑞呆呆的坐在沙发里,他被完全摧毁了。

  【完】
上一篇:跟老婆刺激刺激 下一篇:骚妻丁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