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买卖   强暴小说   

强行买卖

美露,自然就是被取了「露露」这个名字的伊莉亚,从被卖掉的隔天开始,她就在矮男人开设的私娼寮中接客,但价格却是一般娼妓的两倍,而且只算「次数」,射过一次精就算一次,所以一开始「生意」并不好。

  只是几天之后,玩过「美露」的大爷们不但天天回锅,而且还不断向亲友宣传她的好处,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指名要美露的嫖客越来越多,一天内就接了一百多个人。

  矮男人坐在柜台上,喜孜孜的点数着手上一大叠金元券,抽屉里还塞满了金币,短短几天的时间,美露就已经把那一百二十五万通通赚回来,而且还多了不少。矮男人心想,若当时两百万买下她,现在也一样有赚,想到这里不禁得意了起来:「老子的眼光果然厉害,这小鬼若让老家伙买去的话,老子可就得去跳海了。」想到他口中的老家伙、也是他的竞争对手查尔斯现在的表情,差点就笑得把手上的金元券洒了。

  「唔……啊……给我……」独立于私娼寮后院的红砖房子中发出女孩淫媚的叫声,一般的妓女是没有专属房间的,但是因为伊莉亚常常通宵,再加上她有时「玩」的花样会吓到隔壁房的嫖客与妓女,所以就将这杂物仓库当作她的专属房间,只是房间里面除了一张床以外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倒是有不少用来「增进情趣」的性玩具。

  淫媚的声音就发自被夹在两个巨汉中间的伊莉亚口中,这两兄弟只要伊莉亚一没客人就会趁机在她身上发泄性欲,压抑了二三十年的欲望似乎瞬间爆发开来,有时一人有时同上,三个礼拜下来不知在伊莉亚身上射了多少精液。

  因为下雨的缘故,今天这里几乎没有人来,早上还有几个点名伊莉亚的嫖客依然不畏风雨的前来,中午之后风雨转强,更是连只老鼠也不见。

  这一来却乐了这两兄弟,他两人完全发挥出持久耐战的本事,恣意蹂躏着伊莉亚淫乱的肉体,伊莉亚虽然已经被他们搞得香汗淋漓、全身乏力,但依然勉力摇摆着臀部接受两根巨阳的摧残。

  粗长的肉茎几乎齐根贯入她的前后双穴,每次的抽插都搅拌着她双穴内留存的精液,彷彿奶油般随着肉棒的进出滴落满是淫水精液的地板。两人的右手各自挤压着她的双乳,让乳汁不断从胀红的乳头上喷洒出来。

  买了伊莉亚以后,矮男人过没几天就发现她会分泌母乳,本以为伊莉亚已经怀孕的他正想找船长算帐时,伊莉亚却主动告诉他这是她的特殊体质,而不是怀孕。矮男人半信半疑的看着伊莉亚流着乳汁的双蜂,不知不觉间拿起杯子挤了一杯新鲜的母乳喝了下去,脑袋里的商人本性让他觉得卖限量「美女乳」似乎也是不错的生意,于是打消了退货的念头。

  后来事实证明这乳汁生意确实好做,一杯新鲜现挤的乳汁居然叫价六千金币,不少人都认为光是看穿着薄纱的伊莉亚被挤乳时那副既痛苦又似享受的娇美神情,就算一万金币也是物超所值;更何况当场喝下这杯带着伊莉亚体温的香浓母乳时,伊莉亚还会害羞的看着他,有时更会主动爬向买主的身边,将他肉棒中的「牛奶」喝下肚去。

  现在两兄弟的浪费做法若让矮男人看到绝对会气死,因为他两人至少挤掉了四五杯的份量,只是伊莉亚分泌乳汁的速度却似乎能不断供给两兄弟玩乐而有余,只可怜了一对白嫩的美乳给这两兄弟捏得红通通。

  「啊……啊……」被两兄弟玩了许久的伊莉亚身体不断颤抖着,悬空的姿势让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两根肉棒上,让肉棒每次都可以直接顶到她身体的最深处,两根肉棒隔着一层薄薄的筋肉互相摩擦的感觉伊莉亚虽非第一次,但却没有过这种连子宫与肠子似乎都被戳穿的感觉。

  她觉得体内的两根肉棒似乎不断的延长,戳穿她的子宫与身体,直接蹂躏着她的脑袋;疲惫的身体历经了无数次的高潮,淫水几乎都流乾了,但肉体却依然轻易的达到高潮,子宫与淫穴强烈的痉挛着,连着肛门也紧紧的收缩起来,理当汹涌喷射的阴精早已被搾乾,仅余下那销魂蚀骨的绝顶快感。

  散乱的黑发粘在伊莉亚白里透红的肌肤与晕红的脸颊上,模糊失准的双眼微瞇着,小手无意识的抓着项圈,让泪水与唾液滴在纤细优美的手指上。

  伊莉亚脖子上的项圈本来是为了防止她逃跑而装的,原先还有一条铁炼将她的项圈拴在墙上的铁环中,后来因为这条铁炼实在是碍手碍脚,在客人的压力下矮男人只好解下铁炼。

  刚拿掉铁炼时,矮男人最怕的就是哪天起床时发现伊莉亚跑了,但是几天下来她不但没逃跑,反而更放肆的享受各种性爱花样,矮男人的心也就放了下来,后来他觉得这个项圈不好看,特地亲自去挑了个新项圈换了下来,既然伊莉亚不逃,项圈也就不需要附锁。

  此时这个皮制的项圈就戴在她脖子上,适切的将她秀雅稚嫩的气质转变成淫媚的奴隶风情,更强烈地催化着男人的支配欲,让他们只想将伊莉亚拖起来狂操猛干,看这个秀美的女孩发出淫荡的春叫、颤抖着身体与肉襞喷泄出淫精,最后在她顺服的小脸上或者双穴中毫无顾忌的射出大量精液。

  两兄弟终于松手丢下全身软绵绵的伊莉亚,奶油般的精液随着穴肉的痉挛一股股的从前后穴中缓缓流出。她一时间只能躺在地上不断的喘气,等到稍微恢复了点力气时才慢慢爬起来,看着地板上的白色粘液发呆。

  她小心地捧起地上与身上的粘液,凑到嘴边将它吞得干干净净,连嘴角残留的也细心的舔掉,她这样的举动让两个男人看得热血沸腾,立刻将她抓了起来,将沾满粘液的软垂巨棒放到她面前。

  伊莉亚只是轻叫一声,接着就温柔的吸吮着两根肉棒,将上面的粘液清得干干净净,连藏在龟头肉菱中的也不放过,在她舔吮龟头时,一对乳房就摩擦着男人的阴囊与阴茎,滑嫩如凝脂般的触感震撼着每根神经。

  两根肉棒在这样的服务下,虽然已经射出过两三次,但仍旧不负她期望的重振雄风,伊莉亚小手上下套动着肉棒,既期待又害怕的看着两根巨大的凶器。

  其中一人轻易的抓起伊莉亚,让她完全悬空之后,巨根从背后穿入她的嫩穴中,另一个人只得继续让伊莉亚用小嘴与胸部服务着他的肉棒。

  (唔……好舒服……)伊莉亚尽量张大嘴巴吞入巨根,只是肉棒实在太大,只能勉强含住半个龟头,灵活的舌头来来回回的舔弄着龟头上的裂沟,双手挤压着乳房包夹肉茎。

  (当妓女……好棒……)这是达到高潮的伊莉亚心中唯一的念头。体力惊人的两兄弟轮番上阵,又将伊莉亚奸了个不亦乐乎,最后两个人丢下奄奄一息的她,筋疲力尽的走出屋外。

  伊莉亚蜷曲着满是汗水粘液的身体,躺在地上喘着气,这三个礼拜以来几乎每天都是这个样子,一张床铺睡不到三次,她似乎也习惯了,就算直接这样躺在地板上睡觉也能入睡,只是她还惦记着体内流出的精液,若就此让它乾掉实在太可惜了。

  伊莉亚舔着地板上的精液,她早已分不清楚在身体里熊熊燃烧的欲火是自己还是别人的,甚至不管这到底会不会影响到其他同伴。

  船长的半调子迷惑术只暂时迷惑了伊莉亚,但是却让她发现撕下所有的「公主」假面具之后居然会如此的轻松愉快;不必考虑该怎样夺回王位,不必和自己喜欢的人敌对,不必顾忌别人的眼光,更不需要常常摆出端庄果敢的公主样子。

  她只要随便勾引、挑逗一下,男人自然就会扑上她,用肉棒塞满她身上可供插入的洞,将她搞上无数次的高潮,最后让她享受许多热腾腾的美味精液。

  伊莉亚着魔般的渴求淫欲的滋润,现在的她只想当一个称职的妓女,永远享受这种欲仙欲死的淫乱快乐,永远逃开报仇复国的大业……

  (我是妓女……我是天生的妓女胚子……)伊莉亚舔着手上与身上的精液,脑袋里面愉快的想着,将自己想得越下贱、越淫乱,居然让她感到无比的轻松愉快,彷彿自己天生就真的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女,因为听到别人「中肯」的评价而兴奋不已,甚至光这样就足以让她得到高潮。

  「又搞得乱七八糟。」矮男人打开板门一看,皱着眉头说。

  对于女人已经没兴趣的他在这段时间内很少碰伊莉亚,虽然伊莉亚确实能挑起他的性欲,但他也很清楚,这样的女人是「消耗品」,他得在她因为性交透支过度累死之前从她身上榨取最多的利益,所以他宁愿多找一点客户而不是将时间浪费在她紧窄湿热的嫩穴里。

  一般妓女接客总会学着保持无心状态,尽量避免投入,减少高潮的次数,以免累坏自己;伊莉亚却反其道而行,不但全心投入而且高潮连连,一天接客已经是普通妓女的两倍以上,高潮次数更远多于接客人数,一般女人这样折腾早就死了,但伊莉亚身负异禀的撑过这么久的时间还若无其事,连矮男人也觉得讶异。

  「美露,起来!有客人!」矮男人踢了踢伊莉亚,但她还是将地上与身上的精液通通吃乾净才爬起来,摇摇晃晃的站在他面前。

  伊莉亚比矮男人还高上将近一个头,平时还不觉得什么,等她站到面前来的时候,那一对丝毫不受重力影响的美乳正对着他的脸,害得他得多花一点时间平复心中与胯下小兄弟的蠢动。

  伊莉亚顺着矮男人的手势往门外看去,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壮汉几乎堵住着个门口,胸甲上雕刻着一个黑色的怒吼虎头,正是「黑骑士」的标志。

  「这位是艾略特大人,他是……」矮男人还想介绍,却被艾略特挥手阻止了,毕竟身为一个骑士小队队长来召妓并非光彩的事。

  之前有不少黑骑士在搜寻任务告一段落之后来这个地方「放松筋骨」,绝大多数都指名美露,只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在他们胯下不断淫叫泄身的女孩就是他们要找的「伊莉亚公主」。

  一切都归因于他们所得到的情报只有一张画像与粗略的特征描述,艾略特一拿到就开始骂:「这找得到人才是有鬼!画像画出来只知道是个有眼睛鼻子嘴巴的女人,描述居然给我写什么「是个绝色美女」、「十四岁」、「高雅端庄」,去哪找人啊?」

  或许也可以说是运气,驻扎在夏何拉村外的黑骑士小队收到夏何拉村出现极可能是伊莉亚的三人组,立刻循线搭上隔天往椰岛的海船,强迫船长要提早两天以上到达,反而赶在伊莉亚之前到了椰岛,只是他没想到伊莉亚会如此狼狈的被装在水果箱子里面运上岸,就算装着伊莉亚的箱子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也只想到赶紧闪开,哪会想到要找的人就在箱子里。

  只是现在的伊莉亚无论如何沾不上「高雅端庄」四字考语,在艾略特眼中她只是椰岛的一个私娼,更是一个美丽而淫荡无比的骚货,光看她刚刚的举动就让艾略特想不顾一切的将她「就地正法」。

  「很不错的家伙,租我一天。」艾略特拿出一张金元券交给矮男人。

  一方面不敢得罪艾略特,另一方面也因为他出的价钱还过得去(虽然说这钱足以买下一个普通的娼妓,但是却还不够伊莉亚一天赚的份),矮男人还是答应了艾略特的要求,将她租了出去。

  只是衣服方面却让矮男人伤了一下脑筋,这段时间内她几乎没什么穿衣服的机会,矮男人也没想到为她打点衣物,却又不能让她光着身体上大街,后来只得拿出伊莉亚挤乳表演时穿的薄纱衣,加上她原先穿着的长靴就让她出门了。

  但这薄纱本来就是为了挑逗男人而制造的,说实在话也遮不住什么,粉红的乳头、隐隐若现的秘密花园在薄纱下几乎是一览无遗,细腰上随意缠着的带子让女孩凹凸有緻的身段完全显露出来。一出门外,迎面而来的大雨立刻让薄纱更加透明,带雨梨花反而更增添了诱人的美感,迎面直吹的风更将薄纱下摆吹得飘了起来,露出只穿着一双长靴的圆润双腿。

  脖子上还带着项圈的伊莉亚红着脸跟在艾略特身边,她的理智似乎在催促着她快逃,若被黑骑士发现她就是公主,她大概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是另一方面,她的淫欲却驱使她跟着艾略特走,光只是看到他强壮的体格与身上透发出来的雄性气味,就让她全身搔痒火热,连冰冷的雨水也无法冷却她的身体。

  艾略特走出几步后发现伊莉亚情况不对,以为是雨水太冷她受不了,于是掀开斗篷将她的身体罩住,伊莉亚脑海中如洪水溃堤般的淫欲立刻淹没了微弱的理性。

  在大街上几乎完全赤裸的让一个男人搂在怀中,是过去那个「公主」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现在这个「妓女」却这样走在路上,虽然街上没有人,但是依然让伊莉亚羞得低下头去。

  (我果然是妓女……连这样都会兴奋……我好色……好淫荡……)斗篷下的伊莉亚一双小手不安分的抚摸着小腹与股间,一开始还只是轻微的动作,后来却越来越激烈,从斗篷下忽隐忽现的双腿间留下的透明液体很明显的并不完全是雨水。

  在大街上公然裸露与自慰的刺激让伊莉亚快感横生,身体也不断颤抖着,一旁的艾略特却误以为她会冷,将她搂得更紧了点。伊莉亚靠着他的身体,双手继续忙碌的抚慰着火热的裸躯,在全副武装的男人身边颤抖着到达高潮。

  从村庄到黑骑士驻扎的「中央地标」得走上快一个小时,黑骑士之所以会选上这个地方完全是因为这里刚好位处整个岛屿的中央地带,还是个交通要道。四十年前一个名为土特的侏儒商人选中了这个地方开设了名为「中央地标」的旅馆兼兽人物品杂货店,从此生意兴隆,「中央地标」也就成了当地的地标与地名,更是椰岛上规模最大的市集。

  在这一路上,伊莉亚不知洒了多少爱液在潮湿的土地,等到她终于踏进黑骑士驻扎地的大门时,紧张与兴奋的心情瞬间放松,让伊莉亚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喷泄出大量阴精。

  「原来如此……」艾略特吓了一跳,也知道她刚刚的怪异举动代表什么事了:

  「确实是个淫荡的贱货,连这一小段路都忍不住。」

  跪在地上的伊莉亚脸蛋隔着铠甲摩蹭着艾略特的胯下,艾略特邪笑着将她抱了起来,走入屋内。

  大厅中坐着一群骑士,脱下铠甲后的他们也只是普通的年轻男人,看到队长抱着一个和全裸没什么差别的女孩进来立刻骚动了起来。

  「美露?」一个曾经嫖过伊莉亚的骑士立刻认了出来。

  「好啊!还说你没去过!」另一个骑士捶了他一拳。

  「这……嘿嘿嘿……是男人都会犯这种错的嘛!」

  「不管你们认不认识,在明天早上之前她是我的,而明天日落之前她就任你们玩。」艾略特的宣布让众人欢声雷动,只是他不知道依偎在他怀中的伊莉亚其实比较希望现在就开始大锅炒。


  队长房中,艾略特脱下银色铠甲,一身肌肉隔着衣服依然鲜明可见,此时他正看着搜索状沉吟着,全身湿透的伊莉亚坐在火炉边,呆呆的看着这似乎很熟悉却不愿意再度想起的情景。

  伊莉亚身上的薄纱早就乾了,一头长发却兀自滴着水珠,炉火烤得她身体暖洋洋的,除了睡意以外,欲火也随之燃起。

  「嗯……」伊莉亚手脚并用的爬向艾略特,钻进桌子底下用脸颊摩蹭着艾略特的胯下,这是她从小精灵身上学到的习惯,她发现男人对这种小母猫般的举动似乎没什么抵抗力,所以她也就常常用这种方法挑逗男人。

  在伊莉亚的摩蹭下,艾略特的裤裆几乎是立刻撑了起来,只是碍于公事还没解决,只得继续让她服务,伊莉亚发现艾略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于是主动摸出他的肉棒舔吮着。

  「……美女……叫我怎么找。」艾略特看着画像喃喃自语着:「难道要把全大陆能看的女人都抓去?」

  艾略特看了看正努力舔弄肉棒的伊莉亚:「这家伙也是美女啊,难道也要抓她去?真是……」艾略特却没想到这个女孩确实就是他们要抓的对象,只是这时的她却一点也没有「高雅端庄」的样子,也难怪他认不出来。

  伊莉亚只顾着服侍眼前的肉棒子,同时小心的控制着不让精液射出,因为他希望眼前的男子能将所有的火热粘液通通射进她体内,然后她再将它们吞下肚。

  伊莉亚或许不承认,但她对精液的渴望却是丝毫不假,这种一般人认为腥臭不堪的粘液在她眼中有如琼浆玉露,她有时还刻意将双穴中逆流而出的精液涂在脸上,享受被这种男人气味包围的淫靡感觉。

  「干我……」伊莉亚低声恳求着,只是面对着肉棒的她似乎比较像是在恳求那根棒子而不是棒子的主人艾略特。

  虽然伊莉亚的语气是如此的荡气回肠,但是艾略特却彷彿没听到似的继续写着他的文件,桌下的伊莉亚只好再度开始自慰,只是看着眼前的肉棒却吃不到,和之前当街自慰的刺激感觉又大有不同。

  「嗯嗯……」伊莉亚一只手埋在自己的股间,另一只手继续搓弄着肉棒,迷迷糊糊的期待着艾略特的临幸。

  一段时间之后,艾略特丢下手上的鹅毛笔,将伊莉亚拖出桌底,抬起她的身体让她面对着桌子,早已极端硬挺的肉棒迅速埋入她湿答答的嫩穴。

  「啊!」艾略特迅速的动作让伊莉亚来不及反应,直到肉棒深深顶入之后才淫叫了一声,同时双手扶着桌沿,一头秀发自然的披散在桌面上。

  艾略特坐在椅子上,抓着伊莉亚的腰枝猛顶,让伊莉亚尖叫连连,若此时门外有人经过,大概会被伊莉亚的叫声吓到。

  「啊啊……好痛……」艾略特粗暴的动作让伊莉亚感到些许的痛楚,但她还是主动摇着臀部迎凑着,一头黑发在桌面上不断来回扫着,打乱了原先叠得整整齐齐的文件。

  (伊莉亚……)正享受着淫荡感觉的伊莉亚看着追缉自己的搜索状,脑袋里面想的却是自己淫荡的模样,上身往后一仰,躺在艾略特的身上,一双手揉弄着自己流着乳汁的乳房,美丽的眼睛迷濛的望着天花板,全心全意的享受她身为妓女所能得到、也是唯一想要的快感。

  「啊……干我……让我泄……」淒惨而喜悦的淫媚叫声响遍整个房间,艾略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伊莉亚压倒在桌上,火热的肉棍从后面狠狠的挺了进去。

  「啊!!要……死……了……」伊莉亚把脸蛋贴在桌面上,紧抓着通缉自己的文件不断尖叫着。


  「她到底是谁……」艾略特丢下鹅毛笔,站了起来,眼角却瞥见一闪金光。

  「什么?」他向着金光的来源走去,原来是女孩昨天穿的长靴,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光芒来。

  「作得不错……这是!」艾略特拿起长靴观察着,却发现长靴上的金色花纹是以真正的黄金丝与蚕丝混纺的,一个南岛妓女怎可能有如此阔绰的身家?艾略特吓了一跳,再仔细检查着长靴,他翻开靴筒,夹层中用以保暖的布料上,清清楚楚的绣着一个小却精美的图案:

  怒吼的白色虎头-----麦亚皇族徽印。

  「伊莉亚!」艾略特失声大叫。

  白色虎头只有流着麦亚王族之血的人才有资格使用,传统规定若非麦亚王的子女就不能在器物上加白色虎头。

  前代麦亚王生了三兄弟,威猛善战的长子德利萨斯、仁爱诚恳的次子雷诺斯以及性好自由、公认最不成才的么儿迪嘉勒顶,这三个人都被赋予使用白虎徽印的权利,身为雷诺斯王的独生女伊莉亚公主当然也有这个权利。

  这双靴子是伊莉亚全身除了皇冠以外唯一能证明她是皇族的物品,但其他人却都没发现,只因为工匠技术太好,不存心仔细翻看根本看不出上面的黄金混纺与白虎徽印。

  艾略特冲向后院,却只见一大群狗懒洋洋的趴在地上睡觉,女孩却早已影踪不见,地上还留着湿湿粘粘的痕迹,伊莉亚似乎还是先把所有狗精都吞下肚才逃跑的。

  艾略特立刻回大厅,摘下墙上的号角,跳出门外猛力一吹,浑厚的号角声远远传开,这是黑骑士的紧急集合讯号,所有黑骑士听到这号角声后,不管在做什么都得马上过去。

  全身赤裸的伊莉亚正走在村外不远的树林中,一边摸着饱胀的肚子一边取笑着自己越来越像小精灵,但一听到这号角声,就知道自己的行踪甚至身分已经败露了,她曾许多次看着德利萨斯在练兵场上吹号的神武模样,也知道这号角声的意义,赶紧拔腿狂奔,只求跑得越远越好。

  赶回驻扎所的黑骑士一听到那个淫荡女孩就是伊莉亚公主,十个里面倒有十一个不相信,但还是带着那些没轮奸伊莉亚的狗追了上去。

  伊莉亚在森林中奔跑着,也管不了赤脚在树林里跑会不会受伤,但没跑出多远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之前在狗群中明明累得连动都懒得动,现在为什么还能这样跑。

  这当然不是她天赋异禀--虽然每个人都这么认为,事实上再怎样天赋异禀,也经不起这么长时间的操劳。能让伊莉亚撑过这一整个月几乎不眠不休的蹂躏而还能精神十足的在路上跑,都是因为伊莉亚当时在货船上无意中发动的第二级淫魔导-「夜魔之吻」。

  夜魔之吻的效果类似「噬血凶灵」,只是这个魔法吸取的是受术者的生命力,而夜魔之吻则是经由性行为直接吸取对方蕴含于体液中的生命精元,辛西亚之所以能不老不死与这个魔法有极大的关系。

  伊莉亚嗜喝精液的习惯倒让她误打误撞的吸取了极大量的精元,在淫魔导的的影响下,她全身里里外外都与一个月前大有差异,但她至今却完全蒙在鼓里,只知道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却没发现自己现在的体能远超以往。

  「焕然一新」的伊莉亚在森林中狂奔,至于背后黑骑士有没有追来根本没时间去管。但无论体能多强,人类的能力毕竟有极限,奔跑了一阵,伊莉亚的步伐不免慢了下来,但依旧勉强往前跑。

  夕阳西沉,银色新月的微光照耀着大地,伊莉亚喘着气,用逐渐迷濛的意志拖着酸痛的双腿奔跑着,至于前面到底是平坦旷野还是断崖峭壁,她已经无力分辨了。

  「找到了!」黑骑士大叫着,虽然多花了不少时间,但还是在一片草坡上找到一丝不挂的女孩,她似乎是跑到昏倒后滚下来的,幸好草坡上的草不但多且软,她才没有受到什么大伤害,只有白嫩的双脚上布满了被林中树枝石头画出的擦伤。

  「跑这么远?」听到消息赶来的艾略特以及买下伊莉亚的矮男人看着伊莉亚,各有各的打算。矮男人一听到美露就是公主,心脏差点吓停,赶忙跟着报讯的黑骑士追了出去,这时虽然找到她了,但「伊莉亚公主」却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再交给他了,想起这株摇钱树即将化成泡影,甚至可能给他带来「侮辱王室」的罪名,矮男人只能对着天界诸神祈祷,千万千万保佑这一切都只是艾略特猜错人。

  「她真的是伊莉亚公主?」艾略特至今依然不敢相信这一个连狗都能上的女人就是麦亚王储,何况他的证据也只有那一双靴子而已。

  「这里有谁见过伊莉亚公主?」艾略特向着矮男人询问道。

  「我见过。」一旁的树上突然传来声音,把众人吓了一跳。

  「你是谁?」艾略特看着坐在树枝上的男人,手上紧握着剑柄,男人却依然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塞尔特。」这个出场方式和小精灵几乎相同的男人说道。

  塞尔特,椰岛领主,也是武勇足以与德利萨斯并称的骑士,当年他放弃亚丁军团长的职位,自愿来到这个魔导之乡主持银骑士试练,箇中之原由却几乎没人知道,只知道后来雷诺斯将椰岛作为他的封邑,但孤身一人的塞尔特却也未曾行使过什么领主权力,甚至没有想过娶妻生子来继承它,只在试练洞窟旁过着简朴自在的生活。

  「原来是领主大人,失敬了。」艾略特与所有黑骑士向他行了个敬礼,虽然塞尔特的领主地位是雷诺斯王给的,但只要德利萨斯一天没正式解除他的职位,塞尔特就还是椰岛的主人,他们也得以领主之礼对待他。

  「那么你们该相信我见过伊莉亚公主了吧?」塞尔特跳下来说道。

  「是的。」

  「她不是伊莉亚公主,我可以以骑士荣誉为证。」塞尔特盯着女孩熟睡的脸庞说道。

  塞尔特居然用上了骑士荣誉,同为骑士的艾略特本不该再深究下去,对骑士来说宁可丢掉性命也不愿意说谎侮蔑自己的荣誉,但这事情实在关系重大,他也只好再次问道:

  「你有什么理由证明?」

  塞尔特不悦地瞪了他一眼,说道:「连你自己也不相信,不是吗?」艾略特登时语塞。确实,连他都不认为这女孩就是伊莉亚公主。

  「你见过哪个公主会这样光溜溜的在路上跑?更何况……」塞尔特顿了一下:

  「她比伊莉亚公主美多了。」

  其实在场所有人都不认为她就是伊莉亚公主,只是那个证物却又让她身处嫌疑之中。

  「可是她穿着只有王族血亲才能穿的靴子。」艾略特说道。

  「或许是真正的伊莉亚公主丢了,又凑巧让她捡到的吧,你们总不能因为一双靴子就乱抓人。」塞尔特解下斗篷包裹着女孩,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这……」矮男人本想说话,却被塞尔特的凶恶眼神吓得不敢作声。

  「你给我小心一点!」塞尔特警告着他。矮男人的「店」毕竟还是非法经营,在领主面前根本不敢吭气,就怕塞尔特一个不高兴派兵剿了他的老鼠窝,只得任凭塞尔特把他的摇钱树带走。

  艾略特并未阻止塞尔特,既然女孩不是伊莉亚公主,他也没必要帮矮男人要回摇钱树;但在他心中某个不愿意承认的念头,却是认为因为这样可以断绝自己对这个魔性之女的欲望,让他不会将大好时光放在这女孩的身上。

  至于塞尔特将这女孩带回去是要生吞还是燉汤,艾略特也不想多问,他挥挥手命令骑士们收队,黑骑士们都带着「早知如此」的表情,踏着整齐的步伐回去了。矮男人发现塞尔特的眼光射向他,吓得连滚带爬的逃了回去,毕竟女孩已经替他把本钱利息都赚了回来,可没必要为了她连命都赔上去。

  伊莉亚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个石板床上,她第一个念头是自己已经死了,正躺在大理石棺木中,只是身体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就当她想爬起来的时候,全身传来强烈的剧痛,痛得她叫了出来。

  「这是你太虐待自己身体的报应,休息个几天就没事了。」男人无所谓的说道。

  「你是……塞尔特大将军……」伊莉亚转过头去,立刻认出眼前的男人,反倒是塞尔特却被她吓了一跳。

  「你怎知道我以前的职位?」

  「我是……伊莉亚啊。」伊莉亚有点迷惑的说。

  塞尔特一听到这个名字,先花了五秒钟缅怀自己飞掉的荣誉,然后开口问道:「你是伊莉亚……公主?」

  「嗯?」伊莉亚歪着头,对他的问题感到十分不解。

  「长得是很像,但是半年能差这么多?」塞尔特摇了摇头,但还是说:「不管你是谁,休息一下吧。」

  伊莉亚躺在床上,身上肌肉虽然还隐隐作痛着,但一颗喜悦的心却已经飞到同伴的身边。虽然这一整个月她除了做爱以外没干过其他事情,但她此时的心情却是自逃离麦亚之后最轻松的。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送与县长
评论加载中..